年下小浪逼

专吃年下三十年

【年下日常】老男人×小痴汉

——老男人去洗澡了。
从内衬到西装外套,一件件整齐搭在沙发上。
浴室玻璃升腾氤氲起水汽。
余光外是模糊的繁华夜景,百货楼下欢声笑语,灯光四起。

我盘腿陷进落地窗旁的沙发里,目光停留在小茶几前的黑色边框眼镜。
镜架笔直处刚毅利落,镜框曲时光泽温润迷人,还有拭到不染纤尘的镜片。就这么搁置在桌前。
中规中矩,不偏不倚。
倒似其人,我作如是想。

第一次见着老男人,就是这样。

浴室玻璃门一推,宽松的浴巾挎在腰上,敛去一身西装时的庄重严肃。打湿的中长发攀附在颈侧,柔和了棱角分明的侧脸。
发丝柔软又服帖,不过多修饰,是我最迷恋的黑色。
猫儿绕着他脚踝,老男人垂眸将鬓边发丝拢指绕到耳后,嘴角轻轻一扬,又缓缓落平,酒窝涟漪似的漾起,旋即淡去。

有句话叫"水一般流来,又水一般流走",我不知道那什么意思,只觉眼前这个男人,他温柔得像水。

一见魔怔。

怔了怔神,上前把毛巾搭在他头上,从身后圈着老男人腰际。
他也不甚忸怩,配合着一倚,权当默认。
老男人的腰谈不上结实有力,倒也算精瘦紧窄。外头还是欢声笑语灯红酒绿,我的眼光却始终停留在他身上。

啊,他偏头了。

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,嘴唇就蹭过他头顶的发,淡淡的洗发露的味道。
还有。
还有,像海风掠过面颊,浪头拍击岸沿,日落后的沙砾嵌进趾缝,会溜走,但仍有余温。

"叔。"我张了张嘴,没了下文。

"嗳。"他笑着望进我眼底。

岁月是咖啡。
我还没来得及去品它的涩味儿,倒先早早贪恋了它散发的香味。